央行观察

政治压力持续加剧!鲍威尔今晚不能再“耍太极”了?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和他的同事本周在华盛顿开会讨论利率走向时,迎接他们还有新一波的政治压力。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再次提出了让鲍威尔“失业”的可能性,这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在接受亚利桑那州一家电视台采访时开玩笑说,“我很了解‘炒鱿鱼’的事。”

另一边,民主党人继续呼吁鲍威尔立即降低利率,一封由美国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牵头的信在结尾告诉美联储,“你把利率维持得太高太久了。”

但至少在本周,政治上的喧嚣可能只会对美联储的政策产生有限的影响,部分原因是这些政客目前拥有的影响力有限,但在很大程度上是鲍威尔已经自己定下了“规矩”。

鲍威尔坚持认为,他唯一关注的是上周强劲的就业报告,以及定于周三公布的CPI通胀报告。

曾任所罗门美邦(Salomon Smith Barney)董事总经理的Desmond Lachman将其描述为一种策略,本质上是故意把自己逼到墙角。他说,“考虑到他安排这件事的方式,他在总统大选前降息的门槛将非常高。”

特朗普继续“炮轰”鲍威尔

就目前而言,这些批评人士也只能打打嘴炮,并不能直接干预到美联储的利率决议。

特朗普已经明确表示,如果他获胜,无论鲍威尔做什么,他都将失业,但问题是特朗普是否会采取不稳定的步骤解雇他,还是简单地让他的任期结束。

波托马克河资本公司(Potomac River Capital)首席投资官、美联储历史学家Mark Spindel指出,拜登和鲍威尔都会欢迎经济软着陆,但鲍威尔完全致力于等待各方对数据达成共识。他说,“我认为鲍威尔并没有动摇他想要做的事情,当然,在选举前进行政策调整的窗口正在迅速关闭。”

市场普遍预计美联储周四将维持利率在23年高位不变,这意味着短期内高借贷成本并不会有所缓解。

这些高昂的成本,尤其是获得抵押贷款的成本,是美国政界许多人敦促美联储加快降息行动的原因。

特朗普把重点放在了利率和能源价格上,他说,“在我看来,它们会下降,利率会下降,能源会下降。”但在多次提问后,特朗普仍拒绝就鲍威尔的问题做出更具体的说明,称他将“不惜一切代价让美国再次伟大”。

特朗普此前曾表示,就像在2020年的新闻发布会上一样,“我有权罢免”鲍威尔,并表示他将攻击鲍威尔在大选前降低利率的任何举动,因为这将是鲍威尔帮助拜登的政治举动。

外媒早些时候的一篇报道发现,特朗普的盟友起草了一份提案,可能会严重破坏美联储的独立性,并让总统在设定利率方面拥有直接发言权。

但就目前而言,Spindel表示,特朗普的攻击不太可能改变鲍威尔的行为,这位前总统已经在考虑鲍威尔的可能继任者。“我认为特朗普的很多攻击都损害了该机构的诚信和信誉。”

民主党人持续施压

一些有影响力的国会民主党人也向鲍威尔发出了新的信函向他施压。一个是民主党参议员沃伦、杰基·罗森和约翰·希肯卢珀。另一个是预算委员会主席参议员怀特豪斯(Sheldon Whitehouse)和众议院在该问题上的民主党领袖博伊尔(Brendan Boyle)。

这两批人都把重点放在了住房成本上,并据此向鲍威尔提出了现在降息的呼吁

“美国目前也面临着住房供应危机,”怀特豪斯和博伊尔写道,“高利率增加了建设新住房的成本,同时阻碍了现有房主升级到更大的住房,从而加剧了这种供应危机。”

拜登盟友,包括至少一名前特朗普经济顾问在内的一系列数据也认同这一观点,即高利率会使住房方面的通胀问题恶化

左倾组织Groundwork Collaborative的政策和研究主管Bilal baydown说,“这正在成为一个恶性循环,鲍威尔打击房地产市场,然后又回来说我们需要更多的数据。”

Baydown说,鲍威尔需要改变路线,但他担心,由于政治原因和“害怕被认为是开始大幅降息的转折点”,他不会改变路线。

拜登则更为谨慎,但他也在住房问题上对美联储发表了评论。拜登在3月份的一次演讲中谈到抵押贷款时说,“我敢打赌,这个设定利率的机构将会降息。”这也是他在此后的几个月里多次重复的预测。

鲍威尔今晚又要“耍太极”?

鲍威尔本周或许可以置身于政治纷争之外,但随着夏季的到来,这可能会慢慢变成一种“奢求”。

晨星公司首席美国市场策略师David Sekera本周表示,这次议息会议可能“相当无聊”,但美联储在9月前夕降息的可能性仍然很大。他表示,“我认为,他们将希望在7月会议上向市场给出这一暗示。”

交易员目前预计,美国在大选日之前降息的可能性基本上就像抛硬币一样。到今年年底,情况就不同了,交易员预计,在2024年前,美联储有近87%的可能性进行某种程度的宽松。

Lachman预测,在本周的记者会上,鲍威尔将尽可能忽略“政治噪音”。他说,“我认为鲍威尔会忽略它,转而关注美联储工作的技术层面,他在这方面很熟练。但当话题转向房地产市场时,鲍威尔必须解释他的立场,即发出诸如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密切关注房地产市场的话语。”

Baydown说,鲍威尔“需要解释”他对住房问题的态度。他补充说,住房对于美国人如何看待自己的未来至关重要,“我相当有信心,尤其是对住房问题的沮丧情绪将导致美联储进行更多的审查”。